400元还清百万债务 老哥们钱生钱的新游戏

网贷之家 683 08-09 22:56

在一个400余人的微信群里,每天都有人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日入万元,对他们来说,似乎不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但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身负重债。

因为赌博、创业失败、过度消费,他们刷爆了信用卡,撸遍了网贷,深陷债务泥潭里不能自拔。

机缘巧合,他们遇到一个众筹还债的组织。在这里,没有人称他们为老哥,他们互相尊称对方为“老师”。

他们打着“400元还清百万债务”的旗号,不断地拉负债者入群,短短一周时间内,群内的成员增加了数百人。

微博关于“网贷上岸”的超话中,也已经被他们众筹还债的推广内容占领。

收割者再次把镰刀对准了老哥们。

老哥上岸的“风口”

近几年,随着现金贷的不断渗透,多头借贷已经成为常态,越来越多的人深陷债务的泥潭中,无法自拔。

帮助老哥们上岸,似乎成为一个新的“风口”,很多针对老哥们的“商业模式”都开始活跃了起来。

比如,征信修复。

征信修复,是今年年初活跃起来的一种针对老哥们的“商业模式”,许多宣传文案中,还把今年定义为征信修复的元年。

所谓的征信修复,就是消除个人信用报告中的逾期记录,这对于老哥们来说有很大的诱惑力。

征信修复从业者老林告诉消金社,随着市场需求激增,现在征信修复的客单价很高,“每单基本都是1-3万,有的甚至能达到5-6万。”

但征信修复真正赚钱的项目,却不在修复征信,而在于征信修复培训。

据消金社了解,目前征信修复类的培训费用3-5万不等,但按照课程安排,从入学到“出师”仅仅只需要5-7天。

那么,征信真的能修复吗?

另一个从业者老赵并不太认可征信修复的说法,他认为更为贴切的叫法应该是“征信异议处理服务”。

老赵告诉消金社,逾期记录会在央行个人征信系统保留五年,但如果是非恶意逾期造成的情况,可以通过提出异议的方式消除,“但前提是,必须先把逾期的钱款全额还清。”

而相对于普通的老哥们,这些征信修复的从业者们更清楚什么样的情况属于“非恶意逾期”。也就是说,他们赚的其实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钱。

有自媒体了解到,只有两个让银行相信且无法拒绝的理由,一是生病住院,二是遭遇天灾人祸。比如,装昏迷。

但事实上,很多征信修复都存在陷阱。

3月26日,南昌市公安局捣毁了一个电信网络诈骗团伙窝点。经查明,该团伙是以征信修复为由,实行诈骗,短短三个月,诈骗金额达25万。

而近期,关于征信修复培训的纠纷也多了起来。

山东商报报道,市民马先生缴纳近两万元的费用学习“征信修复”技术,但他学到的都是一些私刻印章、伪造病例等欺骗银行的技术。

因担心违法,马先生想退出课程,要求退款。

除了征信修复之外,近几年来,站在老哥上岸“风口”上的商业模式并不算少。

比如派遣海外务工,一批批老哥被派遣到柬埔寨等地区,从事博彩推广等工作;

比如追回砍头息服务,通过发律师函的方式,帮助老哥们要回砍头息和超过36%的利息。

上个月,一种新的老哥上岸的“商业模式”出现,宣称通过众筹还款的方式,400元就可以还清百万债务。

拉人入伙才是重点

最近在微博关于“老哥上岸”的超话中,很多网友都不约而同地推荐着一款叫“有钱还”的众筹还款工具。

据介绍,参与者只要交纳400元的众筹资金激活,并且邀请三个负债者参与,3-9个月就可以还清百万债务。

参与者顾元冬介绍,有钱还通过“三三复制”的模式展开,按照九个等级来划分,“参与者帮上九级的人还款,下面九级的人再帮这个参与者还款。”

三三复制是直销的一种主要模式,也叫“三轨制”。

具体来说,就是一个人复制出三个经销商,这三个经销商再各自复制出三个经销商,以此类推。通过三三复制,在短时间内就能打造出一个庞大的团队。

消金社从有钱还内部的学习资料了解到,参与者激活时支付的400元,有200元是给推荐人的,还有200是给上九级的参与者。

顾元冬举例说,一个人推荐三个人进来,那他就可以拿到600元,通过九代裂变,他的下级人数就会发展到19683人。

图片来源于有钱还交流群

而事实上,想要拿到下线支付的众筹款,并且成为一个九级参与者并不容易,不仅需要交纳额外的升级费用,还有下线人数的要求。

“每升一级需要交纳200元,只有8级升9级是400元,必须要升级,不然就会漏单。”顾元冬透露。

“八级升九级的时候,他的伞下团队中的二级玩家要达到81个,才能成功升级。”刘彻告诉消金社。

刘彻是一个网站开发者,他们现在正在开发与有钱还类似的网站源码。

消金社了解到,顾元冬提到的漏单,指的就是参与者没有提前升级,如果下线的级别比他还高,他就赚不到下线的钱。

顾元冬接着说,升级的200元也会打给自己上九级的参与者,“升二级就打给自己的上两层,升三级就打给自己的上三层,以此类推。”

图片来源于有钱还交流群

也就是说,从激活到升到九级,参与者们总共需要交纳2200元。虽然最终需要支付的费用并不仅仅只有宣传的400元,但对于参与者们来说,仍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而有钱还模式的另一个特点是,等参与者筹集够了需要偿还的债务,就会被淘汰出局。

参与者加入有钱还时,需要上传自己的债务凭证,而这也是他们能筹集到的资金限额的主要依据。

“参与者出局后,他的下九级升级时,本该给他的钱,会给还没有出局的九级参与者。”顾元冬告诉消金社,有钱还有一套滴水不漏的规则。

花几千块,真的就能顺利上岸吗?

事实上,是否能够众筹到足够的资金,取决于参与者及其下线们,发展下线的能力。

疯狂的洗脑术

“并不是说参与者只能发展三个下线,如果有能力的话,肯定是越多越好。”顾元冬坦言。

因此,推广方法,也是参与者们常常会讨论的话题。

“来缅甸跟我搞地推,这里有10万赌徒求上岸。”一位群友发言称,自己因为在缅甸赌博,再加上以贷养贷,三年欠了上百万。

“多想想当初别人是怎么打动你的,你就用同样的方法打动别人。”有群友提议,可以去今日头条上多写点软文。

“群里有人拿着名片去扫街的吗?”有群友建议,可以找淘宝或实体店印名片。

这些参与者们如此“激情澎湃”,跟群内的洗脑术脱不开关系。

有钱还的洗脑术有两种,一种是分享“成功”案例,还有一种就是老师语音直播。

在有钱还的微信群里,天天都有人发图片和视频,鼓励大家加入众筹还债,就可以在家坐等收钱。

“不到20天时间收到众筹款133800元”、“上午刚注册就收到14单,赚了2800元”、“大团队一天几十上百个人注册”、“66岁的马大姐升九级”......

图片来源于有钱还交流群

各种各样的“成功”的案例,再配合“打工或者创业,如果你有别的办法还清债务,你就退群”的激将法,就可以让群友们的注册率大大提高。

顾元冬就是这样被打动的,但是遗憾的是,他的上岸之路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顾元冬是7月15日注册的,到现在已经有20几天,但是他只发展了6个下线,仅赚到1200元。

不仅如此,他发展的下线都是他身边的朋友们,“两个发小,一个初中同学,还有三个同事。”

而相比于成功案例的分享,所谓的老师们的语音直播更能触人心弦。

以其中一位老师为例,他上来先讲自己的负债缘由,再讲负债后的悲惨生活,最后告诉大家是有钱还拯救了他。

讲到妻子和母亲,这位老师几次哽咽:

“半夜十二点,我和老婆抱在一起痛哭,我问我自己,我就这么无能吗?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没有过上好日子。我说,我们离婚吧。”

“我看到母亲,我和爱人一下子跪在她面前:是我们对不起你,是我们不好,是我们走上一条不归路。”

“我们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连死都没有办法死,因为有责任。”

“催收天天打电话,骚扰亲朋好友,骚扰父母。”

虽然隔着网络,但是这种掌握老哥们心理,直击老哥们内心的直播内容,对老哥们的触动依然很大。

这样的直播每天都有,他们或因为生意失败,或因为遭遇金融诈骗,或因为赌博而负债累累。

他们以负债者的身份讲着他们各自的悲惨人生,而目的就是为了让群内的老哥们相信,在有钱还上众筹还债才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平台真的不赚钱吗?

有部分参与者坚定地认为,有钱还不是传销。

“没有营业执照,没有公司,也没有老板。”他们认为,跟传统的传销不同,有钱还只是一个工具。

在“品牌故事”里,有钱还是三个负债者研发出来的,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还债。没有平台方,没有老板,客服也是外包的。

“品牌故事”里还强调,平台不触碰资金,八级会员升九级需要支付400元,其中200元就会用来覆盖有钱还日常的运营和系统维护等开支。

也正是因为如此,有钱还宣称人人都有机会当管理,很多参与者不仅仅把有钱还视为一个还债工具,更是将其当做一份事业来做。

在有钱还推广文案,还通过减少银行呆账、减少老赖、减少纠纷等说辞,将其塑造成一个“促进社会安定,利国利民利己”的形象。

而另一个让参与者深信有钱还不是传销的原因是,所有的资金交易,都是通过微信或支付宝,实现用户之间点对点的转账。

在有钱还收款方式界面,参与者需要上传自己微信或支付宝二维码,下九级提供的所有众筹资金都会通过这个二维码转到参与者账户中。

那么,有钱还真的只是一个工具,平台方不靠它赚钱吗?

“平台方有9个根账号,分为9个级别,”刘彻告诉消金社,“平台就是通过这9个根账号赚钱。”

据刘彻介绍,买一个网页版的有钱还,成本是1.2万,“包维护一年,包搭建,包指导。”

据消金社了解,只要拿出两万的启动资金,就可以搭建一个类似于有钱还的网站。

除去买源码的成本,通常还会配套一个国外的实名服务器,消金社从刘彻了解到,这部分的成本大概是3000元。

有参与者透露,有钱还的服务器IP就是注册在香港。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因为没有明确的经营主体,服务器IP又注册在香港,如果APP涉嫌犯罪,很可能在调查取证以及责任追究上存在困难。

而除此之外,平台方还需要支付一部分的短信费用,用来发送验证码。据了解,目前市面上验证码的价格每条3-6分不等。

据消金社计算,根据有钱还的模式,如果按照只邀请三个人计算,平台方伞下团队的人数会达到29503人。也就是说,通过9个根账号,平台就可以获利超过590万。

“平台可以发展不止一条线,而且下九级团队的成员为了赚钱,肯定不止推三个人进来。”刘彻分析道,平台方能赚到的钱远远不止590万。

2万的成本,撬动超过590万的收入,怎么算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在利益的驱动下,市面上众筹还款工具不再是有钱还一家,越来越多类似的工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地面。

有多个参与者在有钱还的微信交流群中反映,近几日市面上出现很多仿盘,在群里拉人。

据了解,目前有钱还的系统常常会出现收不到验证,无法登陆等问题。刘彻分析,原因可能是在线人数太多,也有可能是服务器卡顿或黑客攻击。

这种时候,往往是参与者最焦虑的时候。而这时,也正是“仿盘”们鱼目混珠在群内疯狂拉人的好机会。

“众筹还款是7月末刚刚兴起的,竞争压力还不是很大。”但刘彻告诉消金社,从他那买众筹还款网站源码的,已经有五六个了。

众筹还债是传销吗?

“说白了,就是金字塔模式的传销。”顾元冬坦言。

“我们在金字塔顶端,赚钱是肯定的。”顾元冬认为,这个软件才刚刚出来,以后会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接盘是那些半年以后才知道这个软件的人们。

《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下列行为,属于传销行为:

(一)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者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包括物质奖励和其他经济利益,下同),牟取非法利益的;

(二)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

肖飒律师根据现有的资料以及相关条例判断,众筹还款工具有钱还在一定程度上涉嫌传销。但她指出,具体是否构成犯罪,还需要更详实确切的资料。

肖飒律师认为,对外负债其实比较常见,负债者们一方面需量入为出,在自己能承担的范围内适当借贷以缓解资金流动困难;另一方面也需积极与债权人协商沟通,尽可能按时足额返还款项,确实偿还借贷有困难的,也可就利息、还款期限等请求债权人宽限。

她建议负债者们,如有负债,不可心存侥幸与投机心理,学习必要的法律知识,避免落入别有用心之人的圈套之中。

注: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全部评论

沙发空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