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丨2019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完整版)

126 01-08 09:06

2020年1月7日,网贷之家发布《2019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完整版)》。年报内容主要包括2019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新闻事件TOP10、2019年网络借贷行业运行情况、2019年中国网络借贷监管政策情况、2019年中国网络借贷平台转型分析、以及2020年网络借贷行业前瞻等五大部分内容。 (点击【PDF版下载】全文网贷之家摘选了2019年网贷年报部分重点内容,整理如下:,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并不容易,可能存在难点包括:存量消化难、准入门槛高、业务及杠杆限制、小贷行业本身发展存在的局限性、地区差异等五大方面问题接入机构资金门槛高、存在政策性风险等。准入门槛高、批设难度大、存量难消化等。同时,是否能获得筹建或入股资格还要取决于监管的态度对于转型综合理财,同样具有较高的进入门槛,相关业务需要有牌照资质,且对于平台本身的背景实力同样有较高的要求附:2020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前瞻

4、平台转型加速,网络小贷批设开闸

随着网贷行业专项整治持续推进和深化,退出和转型将成为绝大多数平台的最终出路。根据央行给出的网贷整治时间表,2020年不少平台将在监管和盈利的双重压力下加速业务转型以谋求新发展。从当前网贷平台转型的动向来看,2020年部分平台,特别是头部平台或将继续加速机构资金引入、发展助贷业务,或转型金融科技,赋能B端,为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输出获客、风控、贷后管理等环节的技术支持,或申请区域性小贷或网络小贷牌照以谋求合规发展。

2019年11月中旬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下发的83号文明确指出各地应在2019年11月底前启动转型试点工作,2019年12月底前各地完成转型试点工作要求的转型准备工作,2020年1月底前各地完成小贷公司临时牌照审批工作。根据83号文的转型小贷试点工作时间安排,2020年部分平台将在监管的指导下转型为区域性小贷公司和全国性网络小贷公司,但从准入门槛和监管要求来看,仅有少数平台才能成功转型为小贷公司。另外,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在对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肖钢的提案回复中表示,已计划对网络小额贷款实施差异化监管,目前正研究和制定全国统一的网络小额贷款监管制度和经营规则,故预测统一的全国性网络小贷监管政策或将于2020年正式落地,网络小贷批设或将重新开闸。同时从近期监管的态度来看,未来网络小贷的准入门槛并不低,实力较弱和劣质的玩家仍将会拒之门外,而且网络小贷监管也将会趋严。

5、持牌合作增多,助贷政策或将落地

近年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加快了传统金融机构零售业务转型,但在转型过程中,传统持牌金融机构特别是中小行虽有资金优势,但其互联网属性较弱,并且存在技术能力较弱、线上风控和用户消费场景等方面的积累相对有限等问题,而网贷平台线上运营体系已较为成熟,并且积累了一定的流量、用户数据、线上风控经验、技术能力等。随着网贷行业出清的加速,2020年或将会有更多的网贷平台利用自身的优势服务于传统持牌金融机构,加强与金融机构合作,如向传统金融机构输出技术解决方案,为传统金融机构提供产品导流,或与持牌机构合作开展助贷业务等。

另外,12月30日,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视频会议暨领导小组第8次会议召开,会议提出了2020年专项斗争开展的目标方向,称将开展包含金融放贷在内等十大重点行业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整治。而助贷作为互联网金融放贷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近年高速发展过程中,其背后的问题也随之暴露出来,如资金方核心风控外包、暴力催收、滥用用户隐私信息等,虽然监管层多次发文要求助贷业务回归本源,但相关政策多出现在现金贷、网络小贷等清理整顿文件以及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规范文件中。随着监管明确将对金融放贷行业开展专项整治的大方向,2020年助贷行业或遭严监管,统一的助贷监管政策也或将落地,从立法层面上明确助贷的定义和监管主体、助贷与持牌机构的业务界限等,规范助贷行业。

6、加速征信接入,打击逃废债仍是重点

随着行业出清的加速,部分借款人试图利用平台爆雷、清盘后的混乱恶意逃废债,这一行为也进一步加剧了网贷行业经营环境的恶化。恶意逃废债也成为目前阻碍平台实现良性退出的重要因素。为应对这一乱象,2019年9月初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通知明确支持在营网贷机构接入央行征信、百行征信等征信机构,表示持续开展对已退出经营的网贷机构相关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要求各地将形成的“失信人名单”转送央行征信中心和百行征信,同时将加大对网贷领域失信人的惩戒力度。

根据百行征信2019年10月25日在数据共享推介会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拓展机构数突破1200家;各地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均积极引导平台上报失信人数据,极力打击恶意逃废债现象。但数据显示大部分网贷平台仍然未纳入征信体系,并且百行征信与央行征信暂时还未互通,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依旧存在。且从目前一*的打击逃废债相关政策上看,目前重点内容主要集中在逃废债信息的上报,缺少从法律角度予以制裁的相关监管内容,打击恶意逃废债的任务依旧艰巨。

预计2020年,网贷平台或相关其他互联网金融平台信用数据成功接入央行征信或是大概率事件;百行征信数据将进一步扩容,系统也会更加成熟,覆盖的企业愈加广泛;关于打击恶意逃废债的相关具体法律条款,以及对于如何进行合理合法的催收,也或会*明文规定。

7、市场需求犹在,民间金融供给待迭代

当下,民间金融市场的需求旺盛,互联网的发展给民间金融带来了便捷化和透明化,可以更高效的匹配资金资产,丰富了金融市场体系。作为正规金融的补充,民间金融与普惠金融密切相关,并且民间金融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民营经济和实体经济,改善了长尾qun体及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不足的问题。

同时需要注意到,民间金融是把双刃剑,金融创新亦是。民间金融市场由于金融服务供给方资质良莠不齐,容易乱象频发,金融风险敞口大。在目前的互金整治环境下,可以看到很多机构逐渐线上转线下,但若逐步线上化、透明化的民间金融又重回线下,风险只是更隐蔽,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网贷行业的发展历程说明了很多问题,并且通过网络进行借贷行为的模式未来也必然存在于民间金融。因此,在规范过程中,需要区分正常的借贷行为与利用借贷资金从事违法犯罪的行为,既要依法打击和处理非法集资犯罪,又要保护合法的借贷行为,依法保护民间金融创新。

网贷行业在新的一年,无论商业模式、合规情况都面临迭代进化,迭代后的金融服务供给方将更符合监管要求,合规化、持牌化是未来的趋势;同时包括网贷在内的民间金融有序发展还依赖于法制体系的完善、征信体系的成熟、监管科技的提升。待这些市场供给方迭代及基础设施建设完备后,或许才会迎来网贷领域的第二春。

全部评论

沙发空缺中